大关县新闻网头条新闻

历史咨询

疫情下 一位社区护士的日常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7-20 02:3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◎何雅娟

同学娜是一名社区护士,年初以来经常看到她们化身“大白”的工作照,有踏雪去小区居民家中入户采样的情景,有武汉解禁后为返京人员登记采样的场面,有白衣加身复课前去校园做疾控督导检查的风采。间或有同学在家宅腻了在群里喊烦,听了娜同学发言“大年初三我就开始上班,每天都恨不得长四只手,羡慕死你们宅家的了。”瞬间乖乖地消停下来。

6月13号那个周末,同学群里七嘴八舌,大家都说“娜娜,这下又有你们忙的了。可要照顾好自己呀!”娜回说,周一是我的班,我感觉自己现在就开始紧张了。

一直不下雨的京城6月,太阳热辣辣地晃眼。果不其然,天热带来了不同一般的挑战。周一中午,娜悠悠地在群里冒了一句:“天太热,中暑了。胃里吐个干净。”一时间,同学群里安静了那么几分钟。隔着屏幕,送上的只能是几句暖心的慰问。待疫情过去,专门为娜开个大趴梯的约定倒是哄得她一高兴暂时丢掉了头晕不适。

投入新的战役两周了,娜发来的语音透着沙哑,问她身体还吃得消?从业二十多年的她保持着职业性的快节奏语速秒回,“没事!真别小看我们这些护士姐妹,这时候还真没有讲这个困难那个困难的,都挺主动的。我们总共6个人,每天得抽2人去核酸采样,留4个在社区,社区门诊不能停啊。一般上午核酸采样去半天,下午回来还得盯门诊呢,在家的再出诊。”心里默默地掂量了一下她们的工作强度,直赞她们是铁姑娘队的。

说到嗓子哑,娜说,喝水也一时半会缓不过来,这一天需要说的话太多,哪句也不能不说。在社区出门诊,现在多了一道预检分诊。来社区的很多都是大爷大妈,眼花的耳背的都有,预检就相当于疾控的流调,我得大着声一条条问:“您去过新发地吗”“您接触过新冠患者吗”“您居住的小区有确诊患者吗”“您发烧咳嗽吗”……一个分诊做下来怎么也得几分钟,还得让患者签字、承诺。喝水?只能等摘了口罩。

娜这周美美地发来消息,说现在的协调和流程越来越顺畅,三甲医院抽调人手支援采样,她们的压力减轻不少,核酸取样工作能做到2小时一换班,不用像最初那几天忙乎到凌晨收摊了。想想之前全套防护下她们要连续采样三四个小时才能下台子,到最后站都站不住了,真的替她们稍微松口气。

同学们关切着一线的娜,问她穿防护服热吗?不料这次略微沉吟的娜回道:“还真没觉得热。”怎么会?这三十多度的天,我们在空调房都出汗呢。听完娜的解说,才明白,哪是不热呀,不过是精神高度集中于手里的采样棒,把每一口真气都用于突破那层N95口罩。“咱北京市民还是素质挺高的,很多人为我们竖起大拇指,还别说,就一句简简单单的‘谢谢’‘辛苦了’,听了这心里真觉得顿时凉快了不少!”

整个学期,娜的儿子都在姥姥家,娜坦言自己下班到家两腿灌了铅似的,直接放倒自己做“地主婆”等着老公伺候吃喝,根本不想再讲话,哪有精力管孩子。疫情严重的那段时间,回家给父母孩子送点东西也只敢放在楼下,彼此楼上楼下的看一眼喊两句就回来了。同学群里大家打打闹闹的,娜说这是个让自己放松神经的好地方,有时候明明很累,可一双腿不知道放哪好,就是睡不着,看看大家的调侃,挺乐的,慢慢大脑里那根紧绷的弦就松弛了。

“惟愿疫情早点过去。”这是护士娜的心愿,也是我们所有人的心愿。

返回